厉害了,我的川商|极米科技CEO钟波:要做中国的苹果

2017年02月18日 02:46   来源:华西都市报   赵雅儒


钟波
  2015年的春天,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曾经报道过一位放弃百万年薪回蓉创业80后小伙钟波的创业故事,在当时他们刚刚拿到1亿元的创投资金,新产品的销售额也刚刚过一亿元。近两年后,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再度回访钟波和他的极米,发现短短的时间里这家公司已经快速成长为年销售额过10亿元、在家用智能微投市占率稳居第一的行业“小巨人”,真正做到了高点起步后发制胜。
  值得注意的是,两年前钟波曾信心满满地告诉记者在创业的过程中并没有感觉到有困难,但两年后褪去了青涩、戴上了眼镜的他却说,回想那时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我希望极米能够成为中国的苹果,推出颠覆性的产品。”钟波说,特斯拉、iPhone里面的基础研究没有我们没做到的,产品的差距是在对人性、场景、产品形态的思考,作为技术工作者这时候就应该勇立潮头、引领创新。
  一段视频决定一次创业
  2012年之前的四川小伙钟波都是典型的“别人家的孩子”,毕业后在知名外资企业一路做到西南区技术总监,年薪过百万还拿到了价值不菲的股权。但一段视频却改变了他的命运,让他选择在创业的道路上坚定不移地走了下去。
  “那是一段iPhone5的概念视频,很炫,手机可以投影,键盘、屏幕都是投影出来的。”钟波回忆道。对显示设备的职业敏感性,让他瞬间感到未来的显示趋势就应该是这样,屏幕就应该是虚拟的。突如其来的灵感让已经衣食无忧的钟波内心蠢蠢欲动:“我觉得是时候做一件有意义、有颠覆性的事情了。”
  为何会有这样的想法?原来,在“打工”的十年里,钟波的主要工作内容就是为客户服务,提供核心芯片、解决方案乃至整个初始设计。这期间他注意到,中国电视机企业走出国门后往往会沦为三流品牌、四流品牌。他认为原因在于首先国内品牌的电视形态是跟随别人的技术路线的,产品技术没有颠覆式的革新。其次是别人早已经建立好了渠道,全新的品牌就只能拼价格。而拼价格其实是越拼品牌价值越低,最后走向恶性循环。
  作为技术工作者,钟波厌烦了总是国外做什么抄什么的状况。“特斯拉、iPhone里面并没有基础研究是我们没做到的,我们欠缺的是对人性的思考、对场景的思考、对产品形态的思考,而作为技术工作者这时候就应该勇立潮头、引领创新。”钟波说道。
  一个契机促成一次起飞
  因此,在被视频激励以后,钟波就此下定了创业的决心。他努力说服了几位志趣相投的同事,辞去年薪百万的工作与他共同来到成都创业。
  “创业初期的物质条件是比较艰苦的,我们花了5000块租下一个没装修过的别墅,厕所里连马桶也没有,只有一个洞,还是我们自己做了一个简易的厕所。”钟波说,以车库为物料库房,一楼做产品的演示和测试,二楼做软件,在三楼用买的二手的铁架床作临时住宿,这一群曾经的“金领”就这样坚持了一年半去做一个外界看上去可能很不靠谱的东西。
  幸运的是,2013年底他们迎来了契机。随着团队在网络上慢慢变得小有名气,成都市高新区注意到了极米,并为他们提供了包括租金减免在内的一系列扶持政策。2014年5月极米在北京正式召开首个发布会,推出了无屏电视Z3,不到三个月后就获得了第一笔融资。“那笔融资是一个亿,在当年是智能硬件行业最大的一笔融资。”钟波回忆道。
  真正优秀的项目永远不缺资源,就在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2015年报道后不久,极米就又获得了芒果传媒总价值三亿的投资,甚至还吸引了著名节目主持人汪涵的投资。
  而极米的业绩也完全对得起这些投资。2014年起极米的销售额每年以倍数增长。到2016年极米的年销售额已经达到了10亿元,在家用智能微投市占率稳居第一。与此同时,2016年11月全球消费类电子第一展CES在纽约正式揭晓2017年度创新奖项,极米无屏电视Z4极光和H1两款产品双双获奖,真正做到了高点起步后发制胜。
  一个愿景发出一声呼吁
  “咱们中国从工艺水平、设计能力、创新能力、制造能力其实已经不输于任何一个国家,中国的品牌为什么只能跟随、只能模仿?”钟波说。
  因此,与两年前相比,钟波对极米的愿景以及目标愈发坚定。那就是极米要做中国的苹果,要把中国的颠覆式的产品推向全球。这样的愿景并非空中楼阁,在美国参展的时候,当钟波拿出极米的产品给国际顶尖的行业人士展示时,获得了非常多的赞叹,甚至会被问这是不是日本韩国的产品,这让钟波既欣慰又倍感压力。
  “我们产品是优秀的,但是因为企业在成都,供应链、宣传等方面与沿海相比都还有劣势。”钟波说,四川省有优厚的政策与务实的创业气氛,他也希望并呼吁越来越多的优秀创业者能够来到这里,与极米共同走出国门、走向世界,将这里打造成全球最大的光学研发基地。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 赵雅儒 实习生 夏庄璐 摄影报道

(责任编辑:sys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