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要干成“头等大事” 先办好这些基层小事

2017年02月20日 08:45   来源:四川日报   


  大事
  ●今年要实现16个贫困县摘帽,3700个贫困村退出,105万贫困人口脱贫目标
  ●今年将提高省农村低保标准低限,确保全省农村低保标准和国家扶贫标准“两线合一”
  ●大小凉山彝区13县(区)实行的学前双语教育今年将扩大到全部民族自治地区8381个行政村
  ●今年完成县乡道改造3000公里、村道改造7000公里,完成全省13万户农村危房改造任务
  ●今年对贫困人口进行免费健康体检,代缴贫困人口基本医保个人缴费,全额报销贫困人口县域内政策范围内住院费用
  痛点
  本期咨文主题“脱贫攻坚”,聚焦脱贫攻坚战第一线的群体。
  在脱贫攻坚一线,主要有三类人员——贫困县党政干部、贫困村镇干部和下派驻村扶贫干部、贫困户。由四川日报社和省社科院组成的联合课题组认为,他们的工作状态、质量,对完成脱贫攻坚战任务的成效至关重要。
  县级党委政府的基本职责之一是做好贫困户的精准识别。有的地方反映,有的被识别为贫困户的独户老人,虽然自身收入有限,但算上子女收入后经济并不差,客观上造成政府“代行孝”。
  村镇基层干部,基本职责之一是动态监测每个贫困户情况,从而精准施策精准帮扶。但是不少基层扶贫干部反映,大量的时间花在填报各种表格上,干事的时间反而很少。
  贫困群众有发展生产脱贫致富的愿望,但往往对种什么养什么两眼一抹黑,按照政府统一规划,生产出来的产品很可能没市场或收益低。
  这些不同的“痛点”,如何克服解决?
  A
  如何防止政府“代行孝”
  案例:某贫困县,一位老人和其孙子在一个户头,儿子在外打工,每个月支付老小的生活费,但老人并未如实提供情况,因此入围建档立卡贫困户。
  联合课题组了解到,独户老人少报、瞒报子女赡养费的情况在农村时有发生。有的子女与老人分户后拒绝赡养老人,客观上造成了政府“代行孝”,一定程度上造成了扶贫资源的浪费。
  引入第三方识别贫困户
  四川省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所长黄进认为,现行的贫困户识别虽然有村民投票评选的环节,但不排除因为乡土人情的因素,将有赡养收入的独户老人纳入精准扶贫户。可借鉴去年脱贫攻坚验收考核工作的经验,引入第三方评估监督机制,进一步确保贫困户识别的公平公正。
  还应优化独户老人收入计算方式。黄进建议,在科学把握贫困户精准识别政策的基础上,各地在计算收入时应将老人收入与子女家庭收入一并计算,且应做好子女赡养老人费用的核实调查,确保独户老人收入核算的准确。
  加强农村养老投入
  农村分家后,各自财务独立。农村主要以家庭养老为主,分户老人失养的风险更大。
  四川大学教授、中国西部反贫困研究中心执行主任王卓建议,政府应着力加强对农村养老的投入,但需注意的是养老不应该跟扶贫混为一谈。扶贫之外,农村普惠的养老服务必须提升,排除老人的后顾之忧。可由政府统筹,调动民政、人社等部门力量做好非贫困老人的农村养老工作,从而避免挤占扶贫资源。
  对于已经纳入精准扶贫对象的独户老人,查明子女有赡养能力且支付了赡养费用的,也不能“逐出”了事,必须分类施策,引导他们慢慢退出。
  成立扶贫养老基金
  黄进建议,应当加强敬老孝亲的宣传力度,在村规民约中强调赡养老人的义务,督促独户老人子女主动自觉践行赡养义务。另外,还可以通过奖励措施培养子女的主动性,比如规定子女每月必须给老人支付的赡养费,如能按期支付、多支付,则给予子女一定的奖励。
  江西省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所长邓虹认为,可以借鉴国内其他地区的“孝老基金”模式,比如政府出面设立孝老基金,让贫困老人的子女每月拿出一定数额的赡养费,政府根据数额正比例给予一定补贴,并向爱心企业、社会各界募集,按照政府引导、社会捐助、子女自觉的思路,保证贫困户老人每个月都能有收入。
 [1]  [2]  [3] 下一页尾页






























(责任编辑:system)